来自 心境 2019-04-26 17:40 的文章

实锤!华芯通公司将于4月30日关闭

  从今年年初开始,就有相关人士陆续告诉笔者,国产Arm服务器芯片项目贵州华芯通正在面临经营困境。而据笔者多方获悉,现在华芯通也的确前景不妙。有知情人士告诉笔者,华芯通CEO汪凯博士在今年已经悄然离职。至于其他员工,也都陆陆续续处于离开或者找工作的状态。
  今天接到不同渠道来自华芯通公司的网友爆料,华芯通刚刚召开了内部沟通会,宣布经股东的慎重决策,公司将于4月30日关闭,所有员工将在此之前离开公司。还有人透露,公司管理层同时给出了员工的离职补偿方案,与大多数人心理预期基本一致,现场员工没有表现出过激的反应。尽管很多人在此前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但在此消息一出,公司里面的整体氛围还是有些黯然惆怅的,据说有些员工当场落泪。
  我们回顾近期坊间对于华芯通的传言不断,靴子终于落下来了。从2016年1月贵州省政府和高通签约,华芯通一度承载了Arm架构“中国芯”的梦想,在成立初期,可以看到贵州省政府对于这个项目的魄力,彼时的高通也是雄心勃勃,服务器芯片打破Intel的垄断,在中国市场开辟一片天指日可待。去年11月华芯通“昇龙”CPU横空出世,获得媒体广泛关注和报道。据华芯通员工的说法,宣布产品量产后,市场反响还是非常热烈的,已有一些大的互联网客户表达下订单意向。没想到,才事隔几个月,便发生惊天大扭转,人们不禁要问,到底发生什么?
  其实,从行业内部看,Arm架构服务器芯片依然充满生机,国产的华为海思以及飞腾都在深耕这一产业生态,Ampere也进入中国,Arm的生态并不像有些X86支持者讲的那么脆弱。华芯通的退出,想必和去年开始发生的一系列“黑天鹅”事件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高通本身的策略选择,放弃了服务器芯片,也会是一个重要因素。服务器芯片这类顶级高端产品,技术难度相当大,失去高通有力的支持,对于华芯通在技术、资本吸引力、和市场生态上会是巨大挑战。此外,从商业市场上,面对华为这一类对于产业链整合资源强大的对手,华芯通也是压力重重。基于技术和商业市场上的困难,如果仅仅依靠政府的输血,想必不能长久,从这些角度基本可以看出华芯通的命运走向。中国半导体行业在面对机遇和挑战时需要突破,克服技术、生态和商业市场上的重重困难,才能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华芯通官网资料显示,2016年1月,中国贵州省和美国高通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成立合资企业华芯通,面向中国市场设计并销售国际水平的Arm服务器芯片。根据协议,合资企业首期注册资本18.5亿人民币(约2.8亿美元),其中贵州方面占股55%,美国高通公司方面占45%。
  相关报道则指出,华芯通的Arm服务器芯片是基于高通的Centriq2400芯片做开发,或者说与高通Centriq2400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华芯通方面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提过,他们的首代芯片就是基于高通的芯片,并加入了一些自身关于安全的研究。
  因为华芯通做的产品是旨在取代英特尔接近垄断的服务器芯片市场,所以在项目早期,公司也是高举高打。但到了去年年中,华芯通技术的出让方高通基于本身的业务和形势考虑,事实上砍掉了其Arm服务器芯片业务,当时就有不少人对华芯通的前景表达了担忧。但是华芯通依然在去年年底宣布了其第一代可商用的ARM架构国产通用服务器芯片—昇龙4800 (StarDragon 4800) 的正式开始量产。
  据官方报道,昇龙4800兼容ARMv8架构的48核处理器芯片,在CPU设计和性能表现方面堪称惊艳。其采用目前服务器领域先进的10nm制程工艺封装,在400平方毫米的硅片内集成了180亿个晶体管,每秒钟最多可以执行近5000亿条指令。昇龙4800拥有低功耗、高性能双重优势,在性能上可媲美国际市场上的主流高端服务器芯片产品。此外,在安全性方面,昇龙4800内部集成符合中国商用密码算法标准的密码模块,结合安全可控的基础架构,为应用系统的信息安全提供芯片级的技术实现。